之前的不愉快就让它消散吧,

没有必要让它在你心间停留太久,

新的家伙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你。

这次的我会很高兴吧,噗,才不可能。

>这还没有写完,但我很喜欢,嗯,以后会修改的

   考完回来写遇见光的事

   现在情绪适合这个

   反正不打标签 不怕哈哈哈不怕别人看见

.

自从追求那束光了之后

原本从来不和自己同伴交心的那只鹰

它开始向同伴请教飞行的秘诀

希望能够提高自己的能力

鹰那里并没有如同人类那样的勾心斗角

更何况同伴是随它长大的

它们很认真很用心的把自己的方法告诉了它

再说飞行就算知道了方法也不主要

关键在于那只鹰自己本身

有的鹰会问:你为什么突然要这样?

它说:我要去追求那束光

按道理大家听到这个答案会自发的排斥那只鹰

可是并没有啊

它们知道之后依旧会教它帮助它

倒不是为了什么也不是将怎么样

它们只是认为

那是它的想法,我们尽自己的力就可以了。

很想去接近那束光

它懂得很多

或者是它一直在了解自己的内心

唔,它想啊,要的东西不能在前面加想,那样会拿不到的。

自发自的又陷入懊恼,

但它很快就出来了

不可以懊恼了

它已经懊恼了太多次

要的东西就去抓住它

如同观察到过的那位一样

现在,开始,胡作非为吧!

挡在我面前的,阻碍我的,我会将它们统统毁灭。

好了,练习飞行。

想..不,我要告诉那束光,

很厉害,我能看到你,我超棒对不对。

谢谢你,真的...真的,遇见你真好,’

你很温暖很...感谢你将我从那个角落里带出来。

喂,不要自己感到自己。

那只鹰很理智,能够控制自己,理智到近乎冷血的地步。

它完美的一次又一次在自己将要触动情感的时候将自己拉回来。

它日复一日的锻炼自己,

去森林里飞行去感受树林中的气息,

去海边旁滑行着飞希望掠过海面上,

到高处的山崖上克服着自己的陋性,

到人类的村庄感受那里的人间烟火,

是旁观者

那只鹰之前一直认为自己是旁观者

旁观者是冷漠的是无足轻重的

从来对在自己的故事里自己是自己的主角嗤之以鼻的它

现在,变了点。

它清楚不是那束光改变了自己

而是自己自愿为了那束光变化

世间万物中,最怕心甘情愿啊

一旦这样

总有声音会说:停止的你的行为,那样会万劫不复的。

那只鹰是个怕死的胆小鬼

也不能那么说

它只是无比珍惜自己的生命

以前的它遵守那条话

现在可不行了

让它放弃追求那束光反而是万劫不复

那就是它的最重要的,视其如命。

它想去见光两次

一次是自己有能力去见它,这个必须拼尽全力,鹰担心它会消散。

另一次是——看遍世间百态后

把自己的感受蕴寄于胸,再看它一眼。

鹰认为自己的想法已经完整了

下一步就是毫不迟疑的行动

我  成功 达成自己目标

那只鹰 很聪明

展开自己的翅膀一次又一次的去飞翔

不熟练的它,会有失误,

但下次时

它依旧会自信的展翅翱翔于天空中

心无旁骛

>为什么,这只鹰有格兰芬多的气息,

嗯,为了完成自我,吸收别人优点是必要的。

爱你,我自己。

光,在鹰灰暗时期出现,灰暗中的第一个慢慢注意到的色彩。

鹰,清楚它不是唯一的光,也不是这辈子最主要的重要的,

只是,未来我会遇到很多事物,很多朋友,很多光。

你是最好的那一束,最起码,

在我那颗冷冰冰又狭小的心脏里照进来的是你。

虽然你是无意的,我也是不经意的。

追逐你,我感兴趣。

毁灭你,我也感兴趣。

其实吧,追个男神,我能有那么多想法也是为难自己了。

有很多人都喜欢光先生

我要靠自己去见他一面

虽然我是概念主义者啦

会设置很难的门槛要求自己完成

而且还很容易达不到要求

那么就不要想那么多

直接去做就可以了

没错

评论(3)
热度(1)

© 朽木水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