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的不愉快就让它消散吧,

没有必要让它在你心间停留太久,

新的家伙需要的是一个完整的你。

这次的我会很高兴吧,噗,才不可能。

清明放假

没事不许看  说你呢小婉(碗):O

终于是放了,走在去公交站台的路上,我和上礼拜一样有着是不是我逃学的幻觉。谁让这放得也太早了,才礼拜三。

不怎么安心的在等车,一辆辆过去的车,没有一辆是我需要的。难得来一辆还不能上,太可惜了。我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唔。

随口一句,要是谢芳婷从这辆五路车上下来我都不奇怪,哪成想她还成的出现了。

立即打算打车回家,凑满三个人不亏。打完车之后,我要的公交车一辆辆的来,一辆辆的空。不就是我的非酋气息吗?我早就习惯了,自己做的死自己扛。

可是...在一辆过路的公交车上我看见了那个家伙。

那个混蛋说的!张高不是下午是二节课就放了吗!啊!他怎么会在的!!

就对视了不到一分钟时间,准确的说我可以算出理论上是十五秒,可是我...总觉得那段时间我认为有些长。啊,真是的。

清明时节雨纷纷  路有冻死鬼   风吹的我是冷啊,即使我没有什么感觉。

过去那一霎那,我就感叹后悔啊!qwq司机我要上车上车

可是我要顾及身边小伙伴的感受...呼——

一直被强冰说我喜欢他,虽然我知道她是戏谑我,连她自己都不信。可是总觉得哪里不对,唔。

从初中毕业到现在我们都没有见过面,所以——到底是谁!是谁说张高早就放了的!

我们不熟,只有小学六年外加初三补习,总共相处不会超过一个月,唔,不超过二十天也是有可能的。

从我小学对他的评价,他不能算是个好人,咳咳,也不是坏人。就是不怎么了解...他好像座位安排有较长一段时间在我前面...不了解说不过去,可是我真的不了解啊w(゚Д゚)w!!

对了!还要记录一下,我打车回家路上思考了半路怎么追,不不不,正确的说是分析自己当时的状态,难得的不知从何处的兴奋,当然是要保存和思考的。

最近一直苦恼于这个,话说我都忘了前两天是怎么回想到他的,不管不管。乱想是我以前的事情,我现在只要做到我之前的安排就好了。

身为一个匠人人格,就把想好的做出来就好了。

可是不能像之前把这种情绪视若罔为,麻烦麻烦。

评论(1)

© 朽木水清 | Powered by LOFTER